业精于勤,荒于嬉
行成于思,毁于随

《三体》:真正强大的人,不是能力超群,而是自知之明

2006年,空气中满是煤渣味的山西娘子关电力厂,一位叫刘慈欣的工程师,在孤寂中将目光投向浩瀚星空。

思索许久,他在电脑上敲下一段文字,开始了小说创作。

9年后,这部叫《三体》的作品,一举获得“科幻文学界诺贝尔奖”之称的雨果奖,实现了亚洲人在该奖项上的零突破。

复旦大学中文系教授严锋评价说:

刘慈欣单枪匹马,把中国科幻文学提升到了世界级水平。

科幻作家韩松说:

他近乎完美地把中国5000年历史与宇宙150亿年现实融合在了一起。

书中,刘慈欣用宏大的世界观、苍凉的末日情怀,搭建出一幕地球文明与外星世界较量博弈、毁灭重生的太空史诗。

这本书之所以精彩,在于天马行空的想象背后,蕴藏着残酷真实的生存逻辑。

既有对现实的观照,更有对人性的思考。

读懂《三体》就能发现,生活中,阻碍人类发展的,往往不是外物,而在我们本身。


1 世间大部分不幸,都来自无知

1971年,天体物理学家叶文洁在相继遭受父亲惨死、好友背叛、诬告陷害等多重打击后,对人性失望到了极点。

她认为人类是虚伪罪恶的,渴望着能有高等文明来拯救地球。

她利用太阳做天线,向外太空发出恒星级广播,并标注了地球的位置。

与此同时,距离地球4光年之外。

一群科技发达却随时面临母星爆炸的三体人,正处于水深火热之中,他们急需找到可以替代生存的星球。

叶文洁的信号,对他们来说,恰如一根救命稻草。

得到消息后,三体人一阵狂喜,立即派出舰队向着丰饶富美的地球进军。

面对来势汹汹的入侵者,人类一度陷入绝望,生产停滞,食物紧缺,人口骤减了几十亿。

看着人间炼狱般的惨状,人类痛定思痛后重振旗鼓,研发出了速度可达15%光速,数量比三体人多一倍的恒星级战舰。

他们还得到消息,大量三体舰队在穿越尘埃云时遭遇重创,有的严重受损,有的甚至掉了队。

三体人貌似自身难保,人类以为,战争就要以他们的胜利结束了。

于是,当三体派出的探测器“水滴”到达太阳系时,人类以示威之姿倾巢出动,派出2015艘战舰进行拦截。

民众们得意洋洋:“这是用两千门大炮打一只蚊子!”

却不想,那长得像蚊子一样的小东西,竟以不可思议的速度在数分钟内摧毁了千艘战舰,就像子弹穿透奶酪般轻而易举。

直至此刻,民众们才惊觉,自己和三体人隔着的不是鸿沟,而是天堑。

哲学家柏拉图说:“不知道自己的无知,乃是双倍的无知。”

叶文洁天真地以为,必须借助外部力量才能拯救人类,殊不知此举就是引狼入室。

人类过于轻敌,致使苦心经营的舰队竟被一个小水滴团灭,付出难以估量的代价。

太多时候,摧毁一个人的往往不是别人,而是自己的盲目自大。

一味沉浸在无知带来的虚幻自信中,只能在现实里屡屡受挫。


2 把自己看得太重,往往摔得最痛

浩瀚的宇宙是一片弱肉强食的森林,置身其中的每个文明都是“带枪的猎人”。

无论是地球还是三体,都必须像幽灵般潜行其间,不能发出声音。

因为一旦暴露自己的存在,就会被其他文明视作威胁消灭掉。

当社会学家罗辑在悟出“黑暗森林法则”后,他以暴露三体母星位置,双方共同毁灭做要挟,逼迫对方停止侵犯。

慑于罗辑的强悍态度,三体人只得选择合作。

他们向地球输送尖端科技,同时,还积极模仿地球文化,学习音乐和艺术。

渐渐地,人类在三体人营造的和谐幻象中放松警惕,认为三体人不足为惧,他们不过是一群仰慕地球文明的野蛮人。

为了能和三体文明和谐共处,人类决定赶走对三体人敌视的罗辑,推选倡导和平的程心来当守护者。

程心,原是一名普通的航天技术员,既没有跟三体人斗争的经验,也没有当机立断的魄力。

可她面对天降重任,非但不惶恐反而自信满满。

她认为自己有着常人难及的崇高道德感,这份工作非自己莫属。

她相信,只要有自己在,三体人就不敢侵扰地球。

殊不知,三体人根本不把她放在眼中。

就在她和罗辑交接工作时,三体人立刻撕去无害外衣,对地球展开猛烈反扑。

地球沦为殖民地后,面对人类的唾弃,程心并没有痛定思痛。

反而在不久的将来,她再度为了坚守所谓的道德,一意孤行地放弃曲率飞船的研究,堵死了人类向外太空求生的唯一出路。

程心之所以屡次将人类逼上绝境,究其根源正如学者朱光潜说的,“凡是不能持冷静客观态度的人,毛病都在把‘我’看得太大。”

平心而论,程心善良有爱,是个好人。

只不过,她的高尚道德,是不合时宜的。

她以为掌握了竞争的秘密,实际上远没有竞争的资格。

宇宙大战不是童话,生存才是第一需求。

在生死面前,程心宁愿牺牲别人也要维护“初心”的行径,将人类送上绝路,把自己推到了人类的对立面。

本是平凡人,非要把自己视作救世主;明明犯了错,偏要执迷不悟不改过。

一个人最怕的,不是没有能力,而是掂量不清自己的分量。

高估自己而不自察的人,总有一天,会承受命运的惩罚,迎接生活的耳光。


3 一旦开始傲慢,就离自毁不远了

在实力卓群的三体人眼中,人类就像一只脆弱的“虫子”,轻易就能被碾碎。

可他们却未料到,自己有朝一日,也成了其他恒星眼中的“虫子”。

某个清晨,黑暗森林法则照进现实,嚣张的三体人竟先于人类遭遇灭顶之灾,被摧毁在了火海中。

表面上看,三体人是被其他高等文明消灭的。

但其实,是他们在与人类的对决中一点点变得膨胀自大,最终毁在了自己的傲慢里。

三体人虽然科技发达,却不懂谋略。

人类利用这个弱点,精选出四位能力不凡的“面壁者”,依靠他们秘密展开对三体人的绝地反击。

三体人却对此不屑一顾,因为他们派出的“破壁人”,轻而易举就揭穿了三位面壁者的作战意图。

在绝对实力面前,三体文明愈发盛气凌人,对第4位面壁人罗辑更是充满了不屑。

罗辑调整遥控核弹上的离子发动机,他们不在意,认为他只是在打发时间;

罗辑向物理学家咨询相关问题,他们不在乎,嘲笑他在做无用功。

直到罗辑利用“黑暗森林法则”发出威慑,他们才开始慌了神。

没过多久,三体人又变得狂妄起来,因为他们发现接替罗辑的程心太过软弱,根本构不成威胁。

他们却忽略了,地球上有怯懦的弱者,更有不屈的勇士。

幸存的“万有引力”号战舰,在得知地球遭袭后,第一时间向宇宙公布三体坐标,给出致命一击。

就这样,叫嚣着毁灭他人的人,被自己的“骄傲”杀死了。

正如书中所说:

原来,弱小和无知不是生存的障碍,傲慢才是。

现实生活中,像三体人这般妄自尊大却浑然不觉的例子,不在少数。

有人取得一点成绩,就志得意满,自觉天下无敌;

有人仗着知识渊博,就自视甚高,觉得谁都不如自己。

最终,他们走进迷途而不自知,成为别人眼中的跳梁小丑,人人对之绕道而行。

老舍先生说过:

骄傲自满是一座可怕的陷阱,而且这个陷阱是自己亲手挖掘的。

傲慢是无知的产物,狂妄是自毁的开始。

一个人,一旦自觉高人一等,离栽跟头就不远了。


4 人最厉害的本事,是有自知之明

杨绛先生曾有一席话:

人虽然渺小,人生虽然短促,但是人能学,人能修身,人能自我完善,人的可贵在人自身。

人类最强大的武器,就是对自己有自知之明。

神级文明为消灭一切威胁,选用降维打击的方式将整个太阳系拍进二维空间,人类即将覆灭。

他们乘坐曲率飞船逃生的道路,也早已被程心堵死。

绝望之际,是罗辑拿出唯一一艘飞船将程心送走,为人类留下了最后希望。

罗辑之所以能在末日之战中力挽狂澜,不是他有主角光环,也不是能力高超,而是他能够正视自己,管理好自己。

被选为面壁者时,罗辑并没有自大其事,而是量力而行。

他深知自己不过是个普通学者,能力存在边界,想要战胜三体人唯有出奇制胜。

他反复推演叶文洁留下的只字片语,这才领悟出了对抗三体人的黑暗森林法则。

在被视作地球的拯救者时,罗辑不居功自傲,更没有盲目轻敌。

他始终保持着高度警惕,用智慧牵制着三体人,为人类换来了半个多世纪的和平。

当被“人类”抛弃后,他不自我轻贱,一蹶不振,而是积极参与飞船研发,为人类留下最后一颗火种。

这份谦卑与自省,让寂寂无名的罗辑,渐渐从一个普通人成长为地球文明最坚定的守护者。

回看他的经历,果真应了一句话:

当一个人能够时刻清楚自己的肤浅与渺小,本身就是一种深刻与伟大。

人生在世,最困难的事情是认识自己,最重要的事,也是认识自己。

人这一辈子,最宝贵的智慧,不是你有多聪明,而是你是否拥有可贵的自知之明。

常怀谦卑之心,不断审视自我,才不会在浮浮沉沉的人世间,迷失航向。

有人说,科幻的意义不是阐发科学,而是通往哲学,不是预测未来,而是教人自省。

与《三体》里那些曾经繁华,最终却被毁灭的文明一样,有多少人在需要自知时,偏偏自以为是;在该当自省时,一味张狂傲慢。

最终被现实狠狠暴击,自己饱受磋磨,落得遍体鳞伤。

亚里士多德说:

人生最终的价值,在于觉醒和思考的能力,而不只在于生存。

生而为人,原本就是修炼自己、战胜自己的过程。

认清自己的微不足道,方可在纷繁的人世间保持清醒,更好地生存下去。

洞察自己的弱点,才能突破障碍、超越狭隘,得到行稳致远的人生。

赞(0)
版权声明:本文采用知识共享 署名4.0国际许可协议 [BY-NC-SA] 进行授权
文章名称:《《三体》:真正强大的人,不是能力超群,而是自知之明》
文章链接:https://ithuang.net/santi.html
本站资源仅供个人学习交流,请于下载后24小时内删除,不允许用于商业用途,否则法律问题自行承担。

评论 抢沙发